单日出口106亿只口罩!揭秘背后的中国制造

原创 2020-06-04 06:52  阅读

  5月16日,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给我们讲述口罩背后的中国制造。中国石化新闻发言人吕大鹏在节目中,向人们展示了中国石化在这场疫情中,“76天建成世界上最大熔喷布生产基地”的“跨界”之路。

  其实,如果要描绘一下从春节开始到现在,各大口罩生产企业的工作节奏,那就是“忙”。目前国内口罩在市场上已经不再奇缺,是不是口罩企业的工作节奏就稍微慢了一点呢?

  纳通集团自从2月份进入到口罩的生产环节里头以后,我们始终处于一种高度的满负荷的一种工作状态。机器是不休息的,那么生产人员每天两班倒这样的一种状态。

  我们是在春节之前大年二十三就已经满负荷生产,从大年二十三一直持续到现在我们的生产现场依然非常忙碌。3月份、4月份之后的忙,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国外舆情带来的这种忙碌,从心态上没有像以前一样精神压力高度紧张。

  我们现在生产的口罩75%都是出往英国、法国、以及西班牙等欧洲国家。 现在仍然需要二十四小时不停机的,去加班赶制防疫物品。

  我们是从1月21日,工信部直接通知我们春节要放弃放假,那么我们十条熔喷线一直满负荷运转。

  下面这个数字就非常线亿,这两个数字代表的是今年2月份,中国口罩日产能的变化。

  随着国外疫情的蔓延和国内产能的增长,从3月1日到4月30日两个月里,中国共出口口罩278亿只。据商务部外贸司公布的数字,仅4月24日一天,就出口了10.6亿只口罩。

  三个月时间,口罩从供不应求到单日出口10多亿,背后是中国制造怎样的力量?

  中石化旗下有一个电商平台叫易派客,它是做贸易的。虽然当时中石化还不能生产熔喷布,但是易派客手里有一批熔喷布,大约100多吨。这100多吨如果能够变成口罩,就是1亿多只。

  如果按照正常的商务流程谈判的线多天,于是就想到用新媒体来快速地匹配原料和设备,早一点把熔喷布变成口罩。2月6日下午,微博“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消息发出后,社会反响非常热烈,当时联系人的电线条线

  聚丙烯,本来是中国石化生产的一种塑料产品,从聚丙烯要到口罩大概还有四个环节,如果拿食品做比方的话,相当于从麦子到馒头的过程。

  第三个环节就是熔喷布,大约相当于要把这个面和成一个面皮,就像咱们做成很薄的面皮一样,很多和好了,发好了。

  通过这四个环节,中国石化“跨界”转产,“76天建成世界上最大熔喷布生产基地”。

  纳通在疫情之前是一家三类医疗器械的生产企业,疫情发生之后,也就是2月2号开始,接到北京市海淀区政府的请求,到我们实现投产,那么总共花了五天的时间,也就是2月7日我们的第一条口罩生产线建成。通过和中石化的这种合作,我们的口罩产能有了一个快速的增长。

  这三个月以来,我们觉得压力非常大,因为熔喷布太紧张了。我们自己也觉得,有点扛不住的感觉。目前来讲,我们觉得中石化进来给我们减轻很大压力。

  中国石化打通口罩全产业链,从种麦子的人变成了自己加工淀粉,自己擀面皮,自己蒸花卷,一直做到口罩的一个人。然而打通的过程并不是顺利的,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中国石化,本身是原材料的提供者,为了抗击疫情,打通口罩全产业链,转产熔喷料、建成熔喷布生产线,自产协产口罩,这背后是众多制造业的快速反应。

  上面这个数字,这是在过去这段时间当中,市场上一些熔喷布价格的疯狂情况。每吨从1.8万、2万,涨到几十万。

  作为医用口罩的核心材料,疫情爆发以来,熔喷布货源紧缺,价格一路暴涨,不少熔喷布厂家出现断供现象。狂热背后,折射出了市场的疯狂与投机。

  熔喷布一浪接一浪的这种价格的波涛,确实让整个生产企业像坐过山车一样。朋友圈里各种各样的熔喷布都有,只有生产企业没有熔喷布。生产厂家除了要检测熔喷布的质量之外,还要长着一双火眼金睛,分辨出哪些是真正的熔喷布的提供者,哪些是中间的骗子。

  比如说让你发一系列验证资产的文件,然后冒充中石化的一些内部人员给你打电话,然后让你接待。后来我们联系到中石化的易派客的人,真正的接触之后,发现这个市场上假冒的这些中石化的这些人,报的价格远远高于中石化成交的价格。

  骗子为了增强可信度,像模像样的给出中石化的出库单,还有的骗子假冒中石化熔喷料的包装袋,一个袋子已经炒到了200元,严重的扰乱市场正常秩序,也对中国石化的商业信誉、品牌声誉造成了严重的损害。

  其实,中国石化早在第一批熔喷布出厂之初,就发布了严正声明,并在之后多次发布声明,提醒口罩生产企业谨防买到假冒产品。疫情防控期间,中国石化生产的熔喷布产品,按照国家统一部署,协同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向产业链协作的口罩生产企业定向供应,未委托任何单位或个人销售熔喷布。

  中国石化早期生产的熔喷布,是按照战时状态进行管理的,通过相关的政府跟踪它的流向,定点加工,再由省政府省一级的工信部门或者发改委统一进行收储,保证当地的供应,也稳定当地的口罩价格。中国石化现在承担着平价生产、平价投入市场,来平抑物价的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

  现阶段是国际上对口罩的需求量比较大,所以国内有一些出口企业,对熔喷布的需求比较强烈。随着下一步疫情的好转,熔喷布会渐渐地回落,回归理性。

  在这次抗击疫情的过程当中,很多企业都参与其中。上游的聚丙烯,中游的熔喷布,下游的口罩机,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共同支撑起了中国在短时间内爆发出的口罩产能,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缺失。

  一个小小的口罩,背后全是中国制造的力量。那么多企业迅速转产、生产口罩、生产熔喷布,哪怕它之前并不是这个领域当中的老兵。每一个为国家和人民贡献着自己力量的企业,都是中国制造的基石。

  从来就没有什么轻而易举、理所当然、一蹴而就。今天的“中国制造”,背后是我国工业体系几十年的厚积薄发,是无惧“卡脖子”的自主创新。这是我们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直面各种困难和挑战的底气。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尊龙d88平台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尊龙d88平台“对话浙江第一商”初选名单
下一篇:粉固体处理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