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武器杀人于无形 少量病毒粉等于百万吨氢弹

原创 2020-06-14 10:42  阅读

  9月5日,澳大利亚曾举行一次防生化核武演习,图为全副武装的士兵在演习的间歇休息

  据《纽约时报》近日披露,在布什政府加紧准备对伊拉克动武的同时,五角大楼计划为50万名军人接种天花疫苗,其中大部分是已经或将部署在中东地区的军队。根据布什政府对民众的许诺,当出现天花袭击时,联邦机构还将在最短的时间里将所需的天花疫苗送到民众手中。同时执行任务的医务人员还要学习向民众解释天花病菌的危害以及如何接种疫苗。一场应对生物武器袭击的全民预防计划已经在美国紧锣密鼓地展开。生物武器的幽灵第一次盘旋在新世纪的上空。

  为何一场想象中的生物武器袭击会让美国如临大敌?那是因为,这种袭击来势凶猛、杀人于无形,而其后果是毁灭性的。

  在达斯廷·霍夫曼主演的影片《极度恐慌》中,一种来自非洲的病毒被一个偷运动物的走私人员无意间带回美国,引起一片恐慌。甚至总统下令将疾病爆发而被封闭的疫区加以彻底摧毁,当然最后霍夫曼成功地找到治疗手段,挽救了数千美国人的命运。对烈性传染性疾病的恐慌在历史上是真实发生过的,如影片《屋顶上的轻骑兵》中,就反映了欧洲人在鼠疫流行期间的恐慌情绪。当时在某些城市中死亡率高达70%,欧洲总人口减少了1/4~1/3左右。

  假如这些例子都还只是电影中的情节,那么下面这个例子就是活生生的事实了:曾经有一位原苏联科学家,在进行一种病毒的研究时,不小心将含有病毒血液样本的针筒,刺穿了手上的双层保护手套。虽然警惕的他立刻做了各种的消毒及保护措施,可是,在他被送到隔离病房的第4天,他开始头痛,双眼变红,随后开始呕吐及腹泻,任何疫苗对他都不起作用。最后,他身上的每个出口,都会有不能凝固的血液渗出,甚至皮肤的毛孔都会有血分泌出来,在他对自己的病情所做的笔录上,都布满了没有凝固的血液所造成的指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位科学家就撒手人寰了。

  对我们而言,以上可能只是一种对病况的描述,似乎与生物武器拉不上什么关系。但是假如有一天,一枚带着这些病毒的飞弹越过我们所生活的天空,那便不可同日而语了。目前最厉害的生物武器是以粉末状出现,专为进攻人类的肺部而设计的。它们是由原病毒在实验室大量复制,再将水分清除,经过加工成为能被人类呼吸系统吸入的微尘。这些带有病毒的微尘,一般都会加上保护层,使病毒得以于空气中飘浮扩散。这些微尘一经在空气中释放,便会于5秒内迅速扩散,瞬间消散至肉眼看不到。因此,我们看不到、嗅不到,也尝不到这些生物武器。直到潜伏期满,开始出现头痛、咳嗽及出血现象时,才会发觉自己受到了感染。

  这些生物武器的粒子非常微小,一般直径只有1~5微米。即是说,要有50~100个这样的粒子排成一直线,才等于一根头发的直径。由于体积极小,它们可以被人类呼吸系统吸入肺部的最深层,紧贴肺粘膜,穿过血管壁进入血液,然后开始进行复制。只需要有一粒这样的微粒进入肺部,便可以使人们的性命危在旦夕。假如这些微粒所含的病毒是传染性的,由它所造成的人命伤亡更是不堪设想。

  据美国测算:假如一枚带炭疽菌的“飞毛腿”导弹落在华盛顿,则可夺去10万人的生命。虽然目前科学家已经研制出许多病毒的疫苗,但这并不能减少生物武器所带来的威胁。假设有一枚载有生物武器的飞弹空降于一个只有100万人口的城市,即使其中只有六成的人感染到病毒,如每人需要80毫克的抗生素,也需要48吨的疫苗。哪个国家会有这么多的疫苗储备量呢?

  生物武器虽然不会像核武器那样破坏建筑物,但它可以在短时间内令一座生机勃勃、热闹繁荣的城市变成一座死城。生物武器是微生物,它们侵入人体后,以几何级数繁殖,最后摧毁人的生命。

  核武器的恐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已让人领教过。由于还没有大型的细菌战争出现过,许多科学家仍然对生物武器的实战成效及可行性持怀疑态度。然而根据非官方的消息,美国曾于上世纪60年代末,秘密地在太平洋海域进行过为期4年的生物武器试验。

  据曾参与过的人员透露,这次试验是以猴子为试验对象。数以百计的猴子被困在一艘艘的驳船上,由穿着太空防护衣的工作人员战战兢兢地看守着。这些驳船分散地布于整个海域。傍晚,计划正式开始进行,一架幽灵式战斗机在地平线上出现,沿着海岸线直线飞行,每隔一段距离便释放少量含有病毒的粉末。用肉眼看来,就只是好像飞机所喷出的一缕轻烟,转眼间便消失于空气中。在实践中,就算敌军能侦察到战斗机的出现,这些释放出来的微粒,也绝对能逃过雷达的监察。

  当幽灵战斗机完成任务后,驳船上的猴子便被带回实验室观察。数天后,一半的猴子染上了实验中的病毒而死亡,只有一半侥幸存活。这些猴子都分散于海面上不同的地方,而战斗机也只释放了微量的病毒粒子,便已造成了五成的死亡,可见,它的杀伤力简直可以与100万吨的氢弹相比。据说,伊拉克也曾在沙漠的上空进行过类似的试验,只是他们所用的战斗机是无人驾驶的幽灵战斗机。可想而知,在未来战争使用生物武器并非是天方夜谭。

  另一个问题是,进行生物武器的研究与进行核武器研究一样,都会有泄露的危险。只不过核辐射的泄漏多数会被广泛报道,而病毒的泄漏一般都是鲜为人知而已。有一次,研究人员发现研究中心附近的丛林中,野生的啮齿类动物如野兔及野鼠等,身上都带有一种研究院正在生产的用于军事上的病毒。这非常令人担忧,因为这些野鼠并非病毒的自然寄主,但却正相互传染这种病毒,而且有迅速扩散的迹象。这情况表示病毒已找到了在生态系统中生存的新空隙,而人类亦会非常容易从野鼠身上感染到这种病毒。经过仔细的调查后,发现一条藏于地下室中的输送管上有一条极微细的裂缝,滴出微量的病毒细胞,野鼠就是因为接触到附近的泥土而染上病毒的。研究人员曾经尝试过将整个丛林消毒,并将所有野鼠清除,不过却徒劳无功,因为野鼠这种动物繁殖力极强,难以根本消灭。到今天为止,没有人能肯定这种病毒是否仍存在于野鼠身上,也不能肯定究竟有没有人死于这种病毒。因为就算有人染病,也只会被当作天然的鼠疫而已,谁会想到可能会是生物武器泄漏所致?

  为什么毁灭性的后果和极度危险的研究过程还是不能阻止某些人研发生物武器?因为生物武器实在是太高效率、太廉价了。

  生物武器被称为“穷人的”,因为它造价低,技术难度不大,隐秘性强,可以在任何地方研制和生产。一些没有雄厚资金来研究高技术杀伤性武器的国家因此更加青睐生物武器。有资料显示,以1969年为例,当时每平方公里导致50%死亡率的成本分别为:传统武器2000美元;核武器,800美元;化学武器,600美元;生物武器,1美元。

  而且,生物武器的投放要比其他武器简单得多。即使是美国总统布什现在极力推崇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对生物武器的作用不是很大。如果想对美国发动生物袭击,难度并不大。因为这种武器不仅可以用飞机投放,而且可以用其他简单的投放装置在城市上风方向投放即可。当然,生物武器同样可以用导弹投放,让美国头痛的是,这种导弹袭来,美国必须确保将其摧毁于领土之外;如果在美国领土上空拦截,那么生物武器同样会给美国带来灾难。

  美国《纽约时报》最近报道说,美国政府早就在秘密从事一项有关生物武器的研究。消息一出,世界舆论大哗。白宫发言人弗莱舍辩解说,美国有关生物武器的研究“纯属防御性质”。

  《纽约时报》报道说,美国这一秘密研究模拟一个国家或一群为制造生物武器而可能采取的重大步骤,目的在于“更好地了解这种威胁”。美国五角大楼专家用在市场上能够买到的材料在内华达州的沙漠里建了一座细菌工厂,据称目的也是考察一下或所谓“无赖国家”制造生物武器的容易程度。但明眼人一望而知,这种解释十分牵强。照这种逻辑,任何其他国家都完全可以针锋相对地说,为了更好地了解来自美国的核武器的威胁,我们要研制核武器。对于这样的要求,美国能答应吗?

  其实,早在20世纪40年代,美国已经开始认识到生物武器的厉害并自己着手这方面的研究。美国的这一举动不难理解,生物武器的高效性、隐蔽性、易投放性、可持续性和低成本性同样受到美国军方的钟爱。最重要的是,生物武器袭击的隐蔽性极高,被攻击的地区难以在第一时间觉察到这种攻击;等攻击开始生效后,被攻击的地区也很难查找出攻击来自何方,由什么人、如何实施。有时候,这种攻击更可以伪装成一种自然的疫病流行。而且,生化武器和核武器这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除了在战时可以显示出巨大破坏力之外,在其他时期也可以对别国起到极大的威慑作用。一向以世界霸主自居的美国怎么能够容忍其他国家拥有威力巨大的生物武器,而自己却没有?

  那么谁来为人类看守生物武器这个恶灵?只剩下前途堪忧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

  没有人愿意生活在恐惧之中,尤其当人们不知道危险何时来临的时候更是如此。面对这看不见的敌人,恐惧本身就足以动摇一个社会的正常运转。可以说,生物武器是悬在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于生物武器的危害,人们早有认识。为了避免生物武器战会带来的恐怖后果,1971年12月16日联合国第26届大会通过了《禁止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的发展、生产及储存以及销毁这类武器的公约》(简称《禁止生物武器公约》),1972年4月10日在华盛顿、伦敦、莫斯科开放签署。1975年3月26日生效无限期有效。但是,这个公约却未能抑制这些年来生物武器构成的威胁。最严重的是,它受到了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的挑战。

  禁止使用有毒武器是古老的国际惯例之一。1899年海牙第2公约附件和第2宣言及1925年《日内瓦议定书》对此均有明确规定。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却不断发展并在战争中多次使用,引起世界各国的密切关注,成为裁军谈判的重要议题。

  60年代初,十八国裁军委员会见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开始就此议题进行谈判。美国以化学武器有别于生物武器为由,多次提出只禁止生物武器的议案。

  1971年9月28日,美、英、苏等12国向联大提出《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草案。公约由序言和15条正文组成。序言重申缔约国坚持1925年日内瓦议定书关于在战争中禁止使用生物武器的原则和目标。

  公约规定:①缔约国在任何情况下不发展、生产、储存和取得其类型和数量超出预防、保护和其他和平用途范围的微生物或其他生物制剂或毒素,以及为敌对目的或在武装冲突中使用此类制剂或毒素而设计的武器、设备或运载工具。②禁止将任何生物制剂、毒素、武器或运载工具直接或间接转让给任何接受者,并不得以任何方式协助、鼓励或引导任何国家、国家集团或国际组织制造或以其他方法取得上述任何生物制剂、毒素、武器或运载工具。③缔约国必须在公约生效后9个月内尽快将此类制剂、毒素、武器、设备或运载工具销毁或转用于和平用途。④任何缔约国如发现其他缔约国有违约行为,可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控诉,由安理会负责调查处理。⑤申明本公约参加国确认有效禁止化学武器的公认目标,并为此进行谈判,以促进早日就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销毁化学武器等有效措施达成协议。⑥缔约国承诺促进并充分交换关于生物制剂和毒素使用于和平目的方面的设备、材料和科技情报。公约缔结后举行过三次审议会议和多次政府专家会议,讨论修改部分条款和加强核查机制。该公约对拥有生物武器能力的国家有一定制约作用,但还存在一些缺陷,如只规定“禁止发展、生产和储存”,而未提禁止使用;只规定销毁这类武器,却未提销毁生产这类武器的工厂和设备;关于监督和核查以及对违约事件的控拆程序等问题,未规定具体有效的措施。

  尽管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作为一个国际协约来禁止生物武器,但却未能抑制这些年来生物武器构成的威胁。例如,前苏联就制定了一个大规模秘密生物武器计划,尽管它强烈否认外界对它不遵守公约的指控。直到1992年,时任俄罗斯联邦总统的叶利钦才承认这一项目的存在。据说它已随着苏联的解体而被解散。而且,近年来,也不不断传出美国秘密研制生物武器的消息。

  同时,目前还没有任何机构对公约成员的履约情况进行监督,许多专家认为这是执行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的一个“黑洞”。原美国驻联合国军备裁减大会大使,曾任1972年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美国首席谈判员的詹姆斯·F·赖纳德说:“所有大型武器控制公约都有一个秘书处来实施检查并对存在问题的国家施加压力。但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却没有这一强化机制,这是它不能达到预期目的的原因所在。”

  为了弥补公约存在的这一漏洞,使得某些国家难以使诈,1994年,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成员国特别会议期间组成了一个以“加强公约实施效力,改善公约实施状况,确定并审查具体核查措施”为目的的特别小组。该特别小组经过六年的艰苦努力最后制定了一个草案:一份以检查制度为核心的长达数百页的文件。该草案的目的是为了加强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的实施效力。这一目的可以通过形成一套有法律约束力的条款来用于设施检查。

  2001年7月25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特别小组会议上,美国成为唯一一个拒绝接受该草案的国家,其做法使得国际社会感到震惊。美国拒绝接受草案对缔约国振动很大。有的人将美国这一决定看作是美国企图全面扼杀这一公约的表现。

  2001年11月19日,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各成员国代表们齐聚日内瓦开始了为期三个星期的第五次审议大会。与会各国代表将重申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的原则及禁令实施的全面性。草案的支持国希望此次大会能够就有关问题达成协议,一劳永逸。

  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生物武器工作小组主席芭芭拉·海驰·瑞森泊格发表看法说:“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目前成败未定。现在,大家都盯着审议大会。有些政府官员就是想破坏公约,因为他们不喜欢公约给美国设置的种种限制。现在是时候看看各国到底是会尽一切努力来挽救公约,还是任其死去。”

  自2001年12月撤出国际社会关于制定《生物武器公约》执行议定书的谈判后,布什政府前不久又向其欧洲盟国发出通知,称美国计划在4年后,即2006年才开始恢复有关这一问题的实质性谈判。此举可以说给国际社会防止生物武器研究和细菌战威胁的努力又浇了一盆凉水。

  难道已经没有希望了吗?事情总不至于完全绝望,本月22日有望达成监督《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执行的有关协议。

  到今天为止,全球已有146个国家签订了条约,禁止进行生物武器研究。但现在有许多专门研究病毒的研究院,负责研究病毒的医学用途以及治疗用的疫苗。谁能担保这些设施及科学家不会一半专注于疫苗研究,另一半则从事生物武器的研究?众所周知,自然菌种经过实验室的筛选培育,能变异出破坏力更强、传播途径更广的细菌。而且,还不时有报道称,后果更加可怕的基因武器和纳米武器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初步进展。

  不过,世界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生物武器的危害性,禁止生物武器的研究和使用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

  《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第五次审议会议于本月11日在日内瓦复会,与会代表希望能够在22日闭幕前达成监督公约执行的有关协议。《执行议定书》的主要内容是:缔约国在任何情况下不发展、不生产、不储存、不取得除和平用途外的微生物制剂、毒素及其武器;也不协助、鼓励或引导他国取得这类制剂、毒素及其武器;缔约国在公约生效后9个月内销毁一切这类制剂、毒素及其武器;缔约国可向联合国安理会控诉其他国家违反该公约的行为。

  在11日上午举行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大会主席、匈牙利大使蒂博尔·托特提出一项包括5点内容的建议,提议在2006年举行第六次审议会议前,成员国每年举行为期一周的年会,对有关生物武器的问题进行对话。他还建议各国加强国内立法禁止生物武器,加强对流行病的监督和制定科学家行为规范等。此外,8家非政府组织11日在日内瓦联合成立了“防止生物武器计划”组织,希望通过民间力量,加强对国际生物领域的监督,防止生物研究被用于军事用途。这个新组织的总部设在日内瓦,将定期发布有关报告。很明显,人们已经积极行动起来,再次携手共同对抗生物武器这个“死神的使者”。本报综合报道

  生物战剂:军事上用以杀伤人、畜和毁伤农作物的致病细菌、毒素及其它生物活性物质的总称,又称细菌战剂。

  生物战剂气溶胶:是生物战剂的主要施放方式。其为生物战剂液体或固体微粒在空气中所形成的悬浮体,亦称细菌战剂气溶胶。生物战剂气溶胶是一种0.5~5微米的微小颗粒,它可以由飞机、军舰和其它运输工具的气溶胶发生气直接产生,也可以利用生物炮弹、生物炸弹和生物导弹爆炸形成。采用气溶胶方式施放生物战剂可提高生物武器的杀伤效能,绝大多数生物战剂都可用气溶胶方式施放。此外,还可投放带细菌的跳蚤、蚊子、苍蝇、老鼠以及食品和玩具等物品,使人、畜感染。

  (1)杀伤力强。一架飞机或一枚导弹可杀伤几百以至几千气方公里面积上的目标,因为气杀伤剂量是以微微克计算的;

  (2)传染疾病。鼠疫杆菌和霍乱弧菌之类生物战剂,可在人群中造成疫病流行;

  (3)选择杀伤。除纳米生物武器之外的生物战剂只杀伤有生力量而不损毁武器装备和其它物质;

  (4)可持续性。 生物战剂侵入肌体需经几小时至几天才能发病,军队在这个期间仍保持战斗力;

  (5)局限性大。生物战剂是生物活性物质,使用效果不但受自然条件影响,而且受社会因素影响;

  (6)生产易、成本低。生物武器的生产设备比较简单,原料也容易得到,一般有大量生产抗菌素或疫苗能力的国家就具有生产生物战剂的能力。

  (1)细菌类战剂。包括炭疽杆菌、鼠疫杆菌、霍乱弧菌、野兔热杆菌、布氏杆菌等;

  (2)病毒类战剂。包括热病毒、天花病毒、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马尔堡病毒等;

  它能使受害者在36小时之内窒息、大量出汗、休克直到死亡。而其孢子则可以在土壤中生存40年之久,并且极难根除。只能用蒸汽消毒或者焚烧的方式将其杀死。

  由于生产成本低廉且容易大批量生产,炭疽菌自上世纪初起就颇受者的青睐。从理论上讲,每一克病毒就足以杀死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口。如果在一个圆顶体育馆内通过空调系统释放一盎司该病毒,那么约有8万人将在一个小时内被感染。如果在纽约这样的大都市里投放这样的病毒,至少会有60万人的生命被夺走。

  是另一种廉价和高效的杀人武器,其死亡率高达60%~70%。受害人唯一的不适就是感觉头痛,接着肢体便瘫痪,尽管意识仍十分清楚。如果不及时治疗的线天内死去。BT可以廉价地批量生产,并且通过皮肤吸收、肺部呼吸、眼睛接触和粘液等方式进行传染?

  BT是自然界中最致命的生物毒素之一。1克BT就可以杀死5000万人。海湾战争之后,联合国的检查官员在伊拉克发现了13万加仑BT,这个剂量足以杀死相当于目前世界人口4000倍的生命。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尊龙d88平台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盱眙编织袋生产厂家食品吨袋报价
下一篇:粉体吨袋拆包机遵循国家环保发展政策帮助用户